精选文化


首页 > 文化 > >

潘向黎|潘向黎:这不是适合爱情的时代,男人和女人都比较辛苦

『精选文化摘要_潘向黎|潘向黎:这不是适合爱情的时代,男人和女人都比较辛苦』”潘向黎谈到,第一次在封面上强调上海元素,与自己的心路历程有关。“原来我觉得写作背景、故事背景越国际化越好,要写全世界城市里共通的人性,不要过分强调有些故事只能在...


按关键词阅读:

东方网采访人员包永婷11月16日报道:“为什么整本书坚持一种精细的、冷静的、克制的、矜持的叙述策略?一方面我对于爱情非常悲观,另一方面这个时代可能不是恋爱的时代,不是适合爱情的时代,男人和女人都比较辛苦。”11月15日下午,《白水青菜》作者潘向黎携新书作客朵云书院旗舰店,与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梁永安,翻译家施小炜、评论家李伟长一起聊聊作品内外的爱情。
上海与潘向黎
《白水青菜》是潘向黎小说精选集,收录其二十余年写作最具代表性的十四篇小说,包括荣获鲁迅文学奖的《白水青菜》、登上中国小说排行榜的《我爱小丸子》《奇迹乘着雪橇来》《永远的谢秋娘》等,对当代都市女性的婚恋故事娓娓道来,以丰沛的细节描绘都市生活的繁华与苍凉、热闹与寂寞,体现新知识女性日益觉醒的自我意识,以及随之而来的憧憬与隐痛、蜕变与升华。
“图书装帧选了画家陈钧德的一幅画,是上海很典型的街景。”潘向黎谈到,第一次在封面上强调上海元素,与自己的心路历程有关。
“原来我觉得写作背景、故事背景越国际化越好,要写全世界城市里共通的人性,不要过分强调有些故事只能在弄堂里发生,换个背景就很违和。”潘向黎记得第一次听到读者评价“写上海写挺好的”,自己是震惊的。不禁问自己,写了很多年轻白领的生活,写了他们的爱情,写了他们的悲欢离合,写上海了吗? 被说多以后,她发现自己确实写了上海。“比如说价值有微妙的区别,肯定跟陕西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不一样,乃至于跟我的老家福建也不一样。小说里面的女性,都是比较有地位的,基本跟男性平起平坐。这个城市就是这样,一方面女性地位比较高,另外一方面就是讲分寸。”
等到出版《白水青菜》的时候,潘向黎意识到上海不仅仅是一个元素,已经成为自己创作乃至人生的底色。“上海已经进入我的审美、我的价值观、进入我的血液里。既然我已经深深受惠于上海,不可能假装和上海拉开距离。”
认真读完《白水青菜》的施小炜说:“作品里的女性,让我想起丁玲早年写的女性,非常独立。她写的独立女性,在中国文学、现代文学史、当代文学史找女性形象的定位,包括情感。”
梁永安说:“看潘向黎的作品,明显看出一个心灵不断地感受、不断地放大、不断地历练。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,可以看出她对世界越来越从容,把内心深处的东西放在这个语境里面,有冷暖、有甘苦地表达出来。”
今天不是一个爱情的时代
说起爱情,梁永安认为今天的爱情不容易,爱情可说是对当代人精神状态最大的检测,“怎样去选择,怎样去判断,怎样去坚持,这是对人巨大的考验。今天正在城市化中产化,所以爱情的难度空前加大。”

声明:本文是由网友投稿,文中所阐述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的立场。


来源:(大众网)

转载请注明【精选文化】网址:http://www.xuan6.com/d/112163Z02020.html

原题:潘向黎|潘向黎:这不是适合爱情的时代,男人和女人都比较辛苦


上一篇:我爱你|签约作家袁军武/我爱你,冬天的雪花

下一篇:水平|“秀才”相当于现在什么学历?其实知识水平很高,博士也不一定能考上


文化

觉者|《庄子》:痛苦起于执念,觉者明于顺应

阅读(49)

因为在这个世上,任何事情都不是恒定不变的,事物的好坏同归于一,而“一”并非是一个固定不变的象,而是一个统称,包含了事物的演变,起始到结束,更包含了事物的好坏状态。...

美文

郭举人|《白鹿原》:田小娥,与三颗“泡枣”

阅读(47)

为了换点生活费,就将小娥嫁给了年逾70的郭举人。但是郭举人年岁已高,加上原配看得又紧。他和小娥,几乎没有几次单独相处的时光。娶她回来,也只是想让她帮忙“泡枣”。书中说...

美文

左传|《左传》开篇6个字,微言大义,又准又狠

阅读(41)

文章插图 本文主旨放在文末。01这个故事,发生在春秋时期的郑国。那一年,是公元前605年。彼时,朝中有位重臣,官任大夫,名公子宋,字子公。据传,子公是个奇人,具有特异功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