虱子跳蚤 虱子和跳蚤

跳蚤和虱子住在同一个房间里。有一天,他们在蛋壳里酿酒的时候,跳蚤不小心没能进来,滚烫起泡。小跳蚤对着它大叫。小房间的门问它:“小跳蚤,你为什么狂吠?”"跳蚤会燃烧并冒泡。"
小房间的门“咯吱咯吱”地响了起来。角落里的扫帚听到了,问:“你为什么在小房间门口尖叫?”“也许我不该打电话?小跳蚤自焚了,小跳蚤悲伤地抽泣着。”
小扫帚一听,疯狂地扫地。当一辆小拖车经过时,他问:“扫帚,你为什么要打扫?”
“也许我不该扫?小跳蚤烫伤了自己,小跳蚤悲伤地抽泣着。小房间的门吱吱作响。”
小拖车听着说:“那我也跑。”说着就疯狂地跑。一堆余烬过后,余烬问:“拖车,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?”“也许我不该跑?小跳蚤自焚了,小跳蚤悲伤地抽泣着,小房间的门绝望地吱吱作响,小扫帚不停地打扫。”
因此,余烬说:“那就让我燃烧吧。”他点燃了火。一棵小树围着它问它:“你为什么又烧起来了?”“我不该被点燃吗?小跳蚤自焚了,小跳蚤悲痛地抽泣着,小房间的门拼命地蹲着,小扫帚在使劲地打扫,小拖车在不停地跑。”
于是,树苗说:“我想我应该抖抖自己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不停地抖,抖掉了遍地的落叶。一个带着储水罐的小女孩走了回来。当她看到小树苗时,她问:“小树苗,你为什么这么自暴自弃?”“我不该被甩吗?小跳蚤自焚了,小跳蚤悲痛地抽泣着,小房间的门拼命地蹲着,小扫帚在使劲地打扫,小拖车在不停地跑,连余烬也重新点燃了自己。”
小女孩一听,说:“那是因为我应该打破这个储水罐。”他说,他打破了储水罐。“姑娘,你为什么把储水罐弄坏了?”泉水问道。“也许我不该摔倒?小跳蚤自焚了,小跳蚤悲痛地抽泣着,小房间的门拼命地蹲着,小扫帚在使劲地打扫,小拖车在飞,小树苗摇不动。”
【虱子跳蚤 虱子和跳蚤】“哦,哦!”泉水说:“那我应该用我的力量去流动。”所以,一开始,我只是开始徘徊。于是一切都被水吞没了:小女孩、树苗、余烬、拖车、扫帚、小房间的门、跳蚤和跳蚤。